想办法把这个姑娘搞到手

  林媛是金融专业毕业的高材生,所以她不但在单位里把自己那一摊子财会工作搞得有板有眼,就连自己每个月那2000元工资,也用得有计有划的。这天下班后,她决定拿出这个月工资的十分之一,好好替自己做一次头发,于是便挑了一家门面不大但看上去非常干净的发屋,走了进去。

林媛的眼光果然不错,这家小店收费不高,技术却一点不差,师傅就那么三下五除二地一搞,镜子里的林媛就与刚才进来时大不一样了。林媛美得合不拢嘴,拿过放在一边的皮包要付钱,这才发现包里的皮夹不见了!她把包翻了个底朝天,又摸遍了自己身上的衣兜,也没见半个影。林媛紧张了——皮夹会丢到哪儿去了呢?

发屋的老板娘见林媛东翻西找地付不出钱来,脸色就有点不好看了。林媛很不好意思,说:“老板娘,真对不起,我皮夹不见了,能不能让我把包押这儿,明天一早就给你送钱来?”

老板娘的脸拉得老长:“你那个包值什么钱,有没有手机什么的?要留就留个手机在这儿。”

林媛更难为情了,说:“今早出门我忘记带手机了。”

“那不行。”老板娘提高了嗓门。店里的人都围过来看,林媛的脸涨得通红。

这时,邻座一个刚刚修剪完头发的小伙子站了起来,冲着老板娘说:“不就200元钱吗?我替她付了。”小伙子边说边从裤子后袋里掏出三张崭新的百元钞票,甩在了老板娘面前的柜台上,“加上我的理发钱,正好!”说罢,他就像一个大侠似的,大步流星地走出了发屋。

林媛和老板娘都愣了。老板娘拿起钱,一张一张习惯地对着灯光照了起来,随后满意地收进了自己的口袋,又朝林媛嘴一撇:“算你运气好!”林媛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拿起自己的包就快步跑了出去。

这时候,外面的天已经擦黑了。林媛四下里一看,那个小伙子正在不远处招手打的。她赶紧跑过去,连珠炮似的对小伙子说:“你怎么跑得比兔子还快,你总得给我个道谢的机会吧,你做好事不留名心里挺舒坦,可我怎么能心安理得呢?你能不能给我留个电话和地址,明天我把钱给你送去。”

小伙子被林媛吓了一跳,回过神来连连摆手:“没关系,不就这么点钱嘛,不用还了。”

林媛当然不答应:“你是不是钱多得咬手啊?你今天要是不告诉我,我就不让你走了。”

小伙子觉得林媛挺有意思:“你这个人真能较真,我要是存心不用你还钱,告诉你个假名字假电话,你不是穷折腾吗?”

林媛的脸红了,犹豫着说:“我家离这不远,天也黑了,你看路上一个人也没有。你不如好事做到底送我回家,我把钱还给你,好不好嘛?”林媛说这话的声音不高,可铁定要还钱的态度却非常坚决,小伙子想了想答应了,于是便跟着林媛往她家走去。

一路上,小伙子开始挺拘束,林媛就天南地北地与他聊。渐渐的,两个人的话多了起来。小伙子告诉林媛他叫张涛,在一家外贸公司工作,平时就见不得周围有人落难,只要可能,他总会出来帮忙,所以林媛根本不必把这事儿放在心上。

可林媛还是过意不去,走到自家楼下时,她羞涩地说:“到家了,我自己一个人住,你上去喝杯咖啡吧!”张涛拗不过林媛热情相邀,便跟着她上了楼。

到家之后,林媛先给张涛冲了杯咖啡,然后拿起浴衣,朝张涛甜甜一笑,说:“我先洗个澡,你等着哦!”走进了浴室。

张涛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随手打开了电视,看了不一会儿,突然门铃响了,张涛一个箭步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谁?”透过猫眼,他看到门外站着一个和林媛年龄相仿的女子。

这时,林媛从浴室里出来了,那美人出浴的俏模样令张涛血脉贲张。“谁呀?”林媛走到猫眼处向外张望。“媛媛,是我!”“啊,是表姐!”林媛转头对张涛一笑,“看把你紧张的。”随即开了门。

表姐一步跨了进来,看到张涛,显得有点不好意思。她向张涛点了点头,对林媛说:“媛媛,我昨天好像把钥匙丢在你这了,你见着没?”

林媛没接她的话,却急着给表姐介绍:“这是张涛,你先陪他坐会儿。别急着走,我去换件衣服,回头帮你一起找。”说着,就进了卧室。

表姐和张涛打了个招呼,两个人一时没话,便一起看起电视来。电视里正在播报晚间新闻:“据本台最新报道,我市公安机关日前查获一个美少女抢劫团伙,她们利用美色抢劫作案二十余起,现在该团伙的三名成员已落入法网,另外二名案犯正在全力缉捕中。”张涛顿时脸色有变,狐疑地扫了表姐一眼。

这时,只听林媛猛喊了一声:“表姐,钥匙在这儿哪!”只见她快活地从卧室里冲出来,“看,找到了!”她把钥匙递给表姐,又朝张涛嫣然一笑:“和我表姐聊什么哪?”

表姐见这情势,知趣地起身告辞:“我走了,不耽误你们的良辰美景。”

张涛要站起来送表姐,林媛的两只手臂却突然像两条蛇一样死死缠住了他的脖子。说时迟那时快,表姐将手中的那串钥匙“呼”地向他面门砸来,紧接着一个恶虎扑食就像一颗重磅炸弹压在了他的身上。紧接着,张涛束在腰里的皮带被表姐“刷”地抽走了,表姐用它把张涛的两只手反捆了起来。

这一切实在是来得太突然了,张涛猜想自己准是遇上美少女抢劫团伙了,他忙不迭地向两个女人告饶:“大姐,要钱尽管拿,你们就饶了我一条小命吧!”

表姐“嘿嘿”冷笑一声,翻遍了张涛的每一个口袋,从他裤子右后袋里搜出了一沓钱。林媛拿过来一看一数,向表姐点了点头。表姐拿起挂在脖子上的手机,拨了个号码,得意地说:“你们可以进来了!”

张涛吓坏了:“难道真要杀人灭口?”只见林媛跑过去把门一开,两个青年男子走了进来,直奔张涛,麻利地给他铐上了锃亮的手铐:“张三毛,跟我们走吧!”

张涛大惊:“你们怎么知道我叫张三毛,你们是哪路好汉?”

表姐从怀里掏出一张黑色卡片,朝张涛眼前一亮:“我们是警察。”

张涛顿时整个人都蔫了,战战兢兢地说:“我今天算是遇到高人了,你们……你们能不能让我死个明白?”

林媛气哼哼地冲着他说:“好你个小偷,拿我的钱替我付账,倒是我替你付了一百元理发钱。好吧,现在我就来让你‘死个明白’!”

原来当初发屋老板娘拿着张三毛的钱照光辨别真伪时,林媛突然发现这三张百元面值的钞票就是自己放在皮夹里那沓钱中的三张。因为其中的一张钞票有用蓝笔记的一串手机电话号码,而这串号码与她自己的138打头的手机号码除打头是137外,其他的数字完全相同,当时她自己接到钞票时曾惊讶不已。但这时张三毛已经离开了发屋,她便赶紧追了出去。拉住张三毛后,林媛决定用自己的智慧和胆量把小偷搞定,于是就一步步把他诱到家中,借口洗澡把手机和警民联系卡裹在浴衣里带进浴室,通过手机发短信与负责本片区治安的女片警取得了联系。至于张三毛正好看到的电视里的那则新闻,则纯属巧合罢了。

不过林媛也感到困惑不解——这个张三毛为什么偷了她的钱,后来还要帮她呢?

这个谜直到结案时林媛才知道。原来这个张三毛并非一般小偷,而是一个重大盗窃集团的成员,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盗。他做尽了坏事,心理也有些变态,他习惯自己得手钱包后跟上被盗人一段时间,看着被盗人发现被盗后焦急痛苦的神情,就会觉得很满足很过瘾;如果对方是年轻漂亮的女性,他还会假生侠义之心来一个“英雄救美”,再想办法把这个姑娘搞到手。所以路灯下他婉拒林媛还钱,其实是在做戏呀!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