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外缠情·老公,要够没!(云婳)最新章节_婚外缠情·老公,要够没!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名字:婚外缠情·老公,要够没!

作者:云婳

婚外缠情·老公,要够没!简介:

结婚四年,他从未与任何女人有染。外界盛传他是A市第一好男人,无人知道他连自己的合法妻子都…

连载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言情

最新章节:正文 134 我答应你【60004+】(2016-05-03 17:52:58)


婚外缠情·老公,要够没!最新章节试读:


    最η新し章%节请搜索√【屋︴檐i下文學網】]左浅以为顾南城会带她去哪儿,两人来到距离苏家最近的一个银行门口,她忽然明白了他的意图。→→→屋檐下文學網wuγetai悫鹉琻难不成他是想把他的银行卡密码告诉她?

    “顾南城,你不会是要把你的银行卡交给我吧?”

    左浅侧过身惊讶的望着顾南城,除了感动之外,还有一些其他的情绪。她只是让他给她一个嫁给他的理由而已,他竟然二话不说就打算将他的银行卡给她,这样的举动让她自己心里觉得,好像是她在以结婚的事情诓骗他的金钱一样。虽然他是心甘情愿的,但她心里多多少少有一些小尴尬存在。

    “我把我的全部身家,都交给你——”顾南城温柔看了一眼她,一面说话一面掏出自己的钱包,牵着她的手往自动取款机走去,“咱们先看看银行卡,再去公司,让财务的人告诉你公司的情况,再……”

    “顾南城——罘”

    刚刚走到自动取款机前面,左浅就打断了他的话。她拽着他的胳膊,抬头盯着他的眼睛,缓缓说:“我不是想要你的钱,我只是觉得这样结婚太仓促了,想过段时间再结婚而已——”

    顾南城侧眸凝视着左浅的眼睛,也同样认真地对她说,“我知道你看中的不是我的钱,我现在也不是想用钱来收买你,作为让你嫁给我的条件。我是想告诉你,我爱你,我可以毫无保留的给你我的一切,只要你愿意张开手掌,我什么都能给你。”顿了顿,他低头看了一眼钱包里的几张银行卡轻声对她说,“有句话不是说么,一个男人肯把他的经济大权交给一个女人,就证明他是真心实意的想跟那个女人过日子,过一辈子——”

    他修长的手指取出一张银行卡***自动取款机,深情地凝视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左浅,我想跟你好好在一起,过一辈子。欹”

    “……”

    左浅盯着他无比虔诚的眸光,长长的睫毛闪了闪,她低下头避开了他。他的眼神,他那种虔诚的态度,好像他眼前站着的不是他心爱的女人,而是他憧憬一生的幸福,容不得任何玩笑,容不得任何亵渎。

    看着这样过于认真的他,她心里有些不安。

    也许应了婚前恐惧症的魔咒,嫁给不爱的人时,没有多少人会害怕,可是当即将嫁给一个真心喜欢的男人时,很多女人心里都会忐忑不安。担心那个即将荣升为自己丈夫的他给不了自己想要的快乐,担心婚后的日常琐碎会渐渐磨光两人的感情,还有一切能够让人担心的借口……

    而对于此时此刻的左浅而言,她担心的不是顾南城给不了她什么,她打从心底里担心,怕自己会辜负他此刻这么祈望、这么虔诚的眸光。他仿佛将他所有的感情都凝固在她身上,那种太过深沉的爱情,叫她无法适从——

    “我不一定是个好妻子……我也不一定能做个好母亲,虽然我很想很想对阳阳好一辈子,但是我脾气不好,我没有太多耐心,我怕我一不小心就会伤害到你,伤害到阳阳……”

    左浅狠狠咬着自己的下唇,抬头重新凝视着顾南城,“我真的还没准备好,我心里有点慌……”

    “如果结婚以后你不是个好妻子,我会包容你;如果你脾气不好,不能成为一个好母亲,没关系,我会做个更加合格的父亲,照顾好我们的两个孩子。”顾南城看着左浅不安的眼神,他抬手握着她的肩膀,轻声说,“所以,你不用担心,你也不用慌乱不安,我不需要你为了我改变你自己,如果结婚以后我们真的不合拍,那么我改变我自己,我努力跟着你的节拍,好吗?”

    “可是……”

    左浅嗫嚅了几下,一向口齿伶俐的她现在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想法。之前在厨房里她不想嫁,是因为她觉得仓促,她不想就这么把自己给嫁了,那是一辈子的事。而现在,她是无法负荷他那么深的感情,以前没有提到结婚,她对于他的爱享受得心安理得,可当他提出结婚,他的身份要从一个爱人变成一个丈夫的时候,她忽然发现,她没有他爱她那么深,她总担心自己结婚以后达不到他的要求,她怕自己会让他失望,怕自己什么都做不好……

    “我保证,只拿一个证以求心安,在外人面前,我绝不暴露我们的婚姻关系,甚至于面对你我也不会以一个丈夫的身份要求你任何事。”他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发,想化解她心里的犹豫和不安,他放轻了语调温柔的告诉她,“你听说过隐婚吗?我们隐婚好了,在你没有做好准备之前,我们谁都不提这层婚姻关系,这样行吗?”

    左浅抬头凝视着顾南城满含期待的眸子,她咽了一口唾沫,似乎在认真的考虑着他刚刚的建议。

    后面一个小伙子已经拿出手机看了第四次时间了,终于不耐烦的瞅着左浅和顾南城,“你们俩到底取不取钱啊?后面还有人在排队呢,谈情说爱别来银行好吗!”

    顾南城侧眸淡淡一眼瞥向身后的小伙子,虽然知道自己这“占着茅坑不拉屎”的行为的确有些过分了,耽误了别人取钱的宝贵时间,可是他们取钱可以在旁边的取款机前面排队,他要娶的女人就这一个而已,今天要是不拿下她,以后她跟别人爱情复燃了怎么办?所以他明知道自己行为不道德,还是给了小伙子一个秒杀众生的眼神——

    小伙子看着顾南城不怒自威的模样,他愣了愣,出于男人的自尊心他硬着头皮跟顾南城对视着,顾南城将他那小孩子气十足的模样看在眼中,淡淡的收回了目光。

    小伙子咬咬牙,见顾南城完全不将自己放在眼里,他气愤的走到旁边一个取款机后面排队去了。

    “你赶紧把你卡取出来,有人等着呢!”

    左浅回过神看了一眼气愤的走到另一边的小伙子,忙拽了拽顾南城的袖子,让他赶紧取卡出去说话。

    顾南城挑了挑眉,在她耳边说,“密码告诉你,你去试一试再把卡取出来。”话音刚落,他便附在她耳边说出了他的银行卡密码。

    没有像电视剧里那样,他的密码不是他的生日,也不是她的生日,只是几个毫无关联的数字罢了。她离开他的时候他已经失忆了,他的密码又怎么可能是她的生日呢?

    “我……”左浅皱眉望着他,她就是不想知道他的银行卡密码才磨蹭了这么久的,结果倒好,她浪费了这么久的时间,最后还是听到了他的密码。

    看了一眼等着排队取款的人们,她收回目光低头想了想,然后拽着顾南城的胳膊一起站在取款机前面,硬着头皮输入了他刚刚说的密码。

    查询了余额,她将银行卡取出来递给他。

    他接过银行卡,然后将钱包递给她,示意她将剩下的银行卡挨个儿试一遍——

    “等等!”

    左浅没有接他的钱包,她挑眉冲他笑笑,然后低头从自己的包包里拿出银行卡,麻利的***取款机——

    “现在该你了。”她将她的密码告诉了他,然后后退一步,示意他去操作她的银行卡。→→→屋檐下文學網wuγet

    “……”

    顾南城惊讶的回头看着退后了一步的她,又看了一眼取款机,他没想到她会把她的密码告诉他,而且对于银行卡的金额她也同样毫无保留,任由他操作——

    四目相对,片刻后他微笑着输入了密码。他知道她的性子,既然她让他去查询余额,他要是不查,没准她会一整天都不开心,认为他大男子主义。

    低头看着取款机上显示的六个零,又看了一眼最前面的数字“2”,他虽然没有被这区区两百万的金额吓到,但是她一个带着孩子的单亲妈妈能有这么多钱着实让他有些难以相信。

    回头看着她,他饶有兴致的笑问,“左浅,你是不是瞒着我在从事什么我不知道的事业?你这些钱从哪儿来的?”

    “我能做什么事?”左浅对顾南城神秘的笑了,取出银行卡,然后挽着他的胳膊一起走出去,将这块宝地让给了那些等着取钱的人们。走出银行,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下,左浅止住脚步这才侧过身对顾南城说:“我以前是医生。”

    顾南城微微眯了眯眼,兴味更浓,“医生能有这么高工资?你不是才在医院干一年多时间么,至多也就几十万的样子,剩下的钱哪儿来的?”

    “医生的工资两极化很明显,有的医生一年净赚几百万,有的医生一年只能拿着不到四千块钱的月薪,这一点,内部人士都很清楚。”左浅对上顾南城的目光,笑笑之后继续说,“像我这种心外科的主刀医生,正规工资的确不高,一年到头至多十五万的收入,但是除了这些收入以外,我们还有其他的途径——”

    顾南城转过身笑吟吟的看着左浅,“你千万别告诉我,这是你做医生时收的贿赂——”

    “怎么可能,我在a院做手术从来不收红包。”左浅给了顾南城一个优雅的白眼,在医院不收红包是一个医生最基本的职业操守好么?她不会干那种事。

    “在a院从来不收红包——”顾南城咀嚼着左浅这句话的意思,忽而挑眉一笑,“也就是说,在a院以外做的手术,你都收了钱的?”

    “这种事很正常,不止我一个人这样,一般知名的专家医生都这样,一次出诊,一次手术,往往都能拿到一笔丰厚的酬劳。”左浅挽着顾南城的胳膊一边往前面走一边说,“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越是有钱的人越怕死,他们一旦身体有了什么毛病,宁可花正规诊费一百倍、一千倍的价钱也非要请多名专家聚在一起亲自为他会诊,所以遇到那些特别有钱又特别怕死的病人,往往一台手术下来都能拿几十上百万的酬劳。”

    顿了顿,左浅抬头对顾南城抿唇一笑,“当然了,这种愿意花大价钱请医生特别出诊的病人不多,一年下来运气好可能就碰上那么三四个。”

    说到这儿,左浅似乎想起了什么,勾起一丝玩味的笑凝视着顾南城,笑眯眯的说:“你知道你当年那一场手术成功之后,你爸爸给了郑伶俐多少钱么?”

    顾南城脚步一顿,他略显惊讶的望着左浅,他一直以为他的手术费只是正规的费用,没想到今天从左浅口中得知,当年苏宏泰私底下给过郑伶俐一笔钱。

    “郑伶俐告诉我,事后你爸爸给了她一百万的手术酬劳,感激涕零的谢她救了你一命。虽然郑伶俐执意不收,可拗不过你爸爸的倔强劲儿,最后只好收下了。”

    听着左浅的话,顾南城心头涌起一阵酸涩的滋味。

    从苏宏泰死活要塞给郑伶俐一百万酬劳他就可以想象到,五年前他脱离危险后昏迷的那段时间里,苏宏泰和顾玲玉有多么痛彻心扉。在今天之前,他一直以为那时候守着他的人只有顾玲玉一个人,直到现在他才知道,原来他的父亲一直都在,只是从没有让他发现而已。

    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件事左浅告诉了他,可是苏宏泰还做了多少他永远都不知道的付出?除此之外,那个慈祥的老人曾经为他做了多少事情,而他一直被蒙在鼓里?

    心底的酸涩渐渐扩大,顾南城暗暗下了一个决定,从今以后,他再也不阻拦顾玲玉和苏宏泰两人的事。既然顾玲玉几十年过去都能一心一意的爱着苏宏泰,那么苏宏泰一定有他别人比不上的好——

    “给我最后几天时间,等中秋过了,我一定跟你去拿证。”

    在顾南城低头沉思的时候,左浅也做好了最后的决定。她抬头十分认真地看着他,“我们陪你的家人好好过一个中秋,等中秋结束了,我跟你去民政局——”

    顾南城惊喜的低头看着左浅,她竟然答应了!

    虽然还要等几天,但是这也足够让他兴奋了,几天而已,一眨眼就过去了,几天之后他就可以做她名正言顺的丈夫了!

    “不许骗我!”

    “嗯,绝不骗你——”

    左浅靠在顾南城怀里,眯着眼睛感受着他激动的情绪。抬头看了一眼满脸幸福的他,她也抿唇笑了,还没有在一起的时候,就不要去纠结那些婚后不幸福的事情,没准只是她想多了呢,也许他们会过得很好,很幸福——

    为了那份幸福,他想先领证就先领证吧,婚礼以后随时都可以补办。

    卡宴在沥青路上平稳行驶,每到等红灯的时候,顾南城就会抑制不住心底的激动,伸出手握着左浅的手指,侧眸含情脉脉的凝视着她——

    又一个等红灯的路口,侧眸看着已经被看得不好意思的左浅,脑海里忽然跳过一个画面。

    那是五年前,他刚刚和她住在一起,那时候他还是个公司小职员,每天上下班都会浪费很多时间在挤地铁和挤公交中,回到家里还一身的汗。

    有一天,两人恩爱了一番之后她忽然笑眯眯的跟他说,南城,我们买辆车吧?这样你上下班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他一直以为她是希望他能够挣钱给她买一辆车,所以一直朝这个目标努力,可是现在想起她银行卡上的余额,他脑海里闪过一抹灵光,该不会……该不会那个时候她的意思其实是,她给他钱让他去买一辆车?

    顾南城噙着一抹坏笑,凝着左浅的眼睛,他忽然就忍俊不禁的笑出声了——

    “什么事那么好笑?”左浅不解的望着顾南城,他摇了摇手指笑着不做声,红灯转绿灯之后,他握着方向盘笑着开车前行。

    左浅狐疑的看了一眼顾南城,见他不吭声,她便收回目光看着窗外。

    顾南城重新看了一眼左浅的侧脸,他禁不住好笑,敢情他五年前其实是经历了一场穷小子傍上土豪的戏码呢!

    而且那个土豪明明又有钱又有姿色,还有很多人追,可偏偏带着几百万存款天天跟在他身后找机会跟他搭讪,啧啧,现在想起来,他真心觉得那时候的一切别有一番滋味。

    “左浅,你说这个世界上有没有那种女人,明明揣着几百万存款,却装作没钱的样子跟着一个打工的穷小子一起过苦日子?”顾南城侧眸笑着看向左浅,“这样的傻女人,世界上多么?”

    “……会有这样的人么?”左浅一时没反应过来,她一本正经的皱着眉头想了想,身边好像没有这种“傻女人”。忽然,她想起五年前自己倒追顾南城的事情,她蓦地脸红了——

    她怎么觉得顾南城好像在说她呢?

    难道,他恢复记忆了?

    左浅惊讶的侧眸重新看着顾南城,看着他眼角的笑意,她抿了抿唇,他难道真的恢复记忆了?可是上一次问他,他明明不承认……

    “如果上帝赐给我这样一个女人,我一定倾尽我所有的爱,只给她一个人。”

    顾南城状似漫不经心的自言自语,余光却将左浅害羞低着头的模样看在眼中。

    呵呵,他就没猜错,早在那个时候她就已经是个身价上百万的白富美了,有一个人人羡慕的职业,有“上帝之手”的美誉,有一张姣好的脸颊和妙曼的身材,她无论是在医院还是走在街上,都是让人瞩目的存在。

    可是她为了跟他那样一个被人看不起的私生子、一个月薪不到四千的小职员在一起,她抹去了所有光环,假装成一个没钱的小丫头赖上了他,从女生变成女人,她跟他同居,她跟着他一起吃苦,为他受了那么多罪,可是因为他男人的自尊和骄傲,她直到分手也没有将这件事说开——

    他这才发现,原来早在五年前,她就已经默默地为他付出了很多,而那些温暖的付出,她从来没有对他提及过。

    她就像春天的小雨一样,润物细无声。

    他心里十分清楚,他之所以如此深爱她,并不是因为她有多么的超凡脱俗,而是在他最不堪的时间点里她出现了,在他被人骂是私生子、在他一文不值的时候,她陪着他吃了一年的苦,从不抱怨——

    一个女人最难得的事情就是——莫欺少年穷。

    他一直庆幸,在他不堪回首的过去里,曾经有她温柔的出现过,同甘共苦,静静的暖了他的心。

    *

    天恒镇育西村。

    这个地方左浅不认识,顾南城却很熟悉,这里是木卿歌的老家——

    车开到村口前面几十米的地方就再也无法往前面开了,顾南城侧眸对左浅微微一笑,“下车吧,这儿只能走过去了。”

    一直静静盯着村子的左浅听见顾南城的声音这才回过神,点点头,重新看了一眼村口的方向这才若有所思的推开车门走下车。

    站在不平整的地面上,左浅深深吸了一口气,捏了捏手指,给自己打气。

    刚刚在车上顾南城跟她说了,他手下的人调查到,木卿歌有一个亲戚家里于四年前收|养了一个婴儿,他怀疑那个婴儿是木卿歌带回来的,所以打算亲自来这儿看看。

    因为不确定那个孩子是不是木卿歌带回来的,所以他才不打算告诉左浅,怕给了她希望,又让她再次失望。结果她非要跟来,他无奈之下只好带她一起来了。

    “要不然你在车上等我——”顾南城侧眸将左浅既期待又不敢面对的模样看在眼中,他眉心微蹙,心疼的说,“我去去就回。”

    --------------

    ps:找木木是必须的剧情啦,但是人格保证,男女主不会将木木误认成自己的孩子的~~~~~【屋∷檐∴下文學網っ温馨提示】:作者更改书名比较频繁,强烈建议您在本站搜索作者名,查询您想看的书![如果更名本书的最新更新地址可能也会改变]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