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手朝歌(素衣音尘)最新章节_国手朝歌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名字:国手朝歌

作者:素衣音尘

国手朝歌简介:

关于国手朝歌:谈及夫人,大乾开国宰相那是满面春风,滔滔不绝全是溢美之辞:“内子温柔贤惠,善良勇敢,冰雪聪明,医术超群,手到病除,悬壶济世……”呃,这个……众官..

连载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言情

最新章节:正文 第96章 书院番外(2016-09-26 11:00:13)


国手朝歌最新章节试读:


    “所以,下药之前一定要注意,这也是为什么要求诸位写议病式的原因。”

    “今日的课便到止为止,放堂罢。”

    “多谢上堂师。”

    上堂师是对先生的尊称,顾朝歌一句说完,在座的二十余个学生同时起身朝她行礼,她亦施以回礼,今日她的授课任务就此完成。阿岩替她拿好授课的书和笔墨等等,三四个学生围上来询问她明日的解剖所需要的准备和注意事项,这些学生大多不是孩子,都是起码有秀才功名的成人,一提起“剖尸”,脸上的表情都是既紧张害怕又隐隐兴奋。

    顾朝歌把他们的问题一一耐心答完,又过去了一些时间,人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地围上来。如果不是因为妙襄书院独有的“解剖”门是皇帝陛下支持,而且定期提供异族战俘作为“材料”,将这门原本被学生排斥的课,微妙地加入一个“杀敌报仇”的心理,它一定是办不下去的。

    无论手段如何,妙襄公的一生心血还能被传承甚至继续研究下去,顾朝歌已经非常感激和满足了。

    “顾先生,顾先生!伊相来了!”有个学生匆匆跑进来,向被学生围着的顾朝歌报告,他的话音刚落,刚刚还提问不断的学生纷纷告辞散去。有几个望着顾朝歌恋恋不舍的书生,也被其他人强行拉走。

    顾朝歌知道这是为什么。

    上一次在她放堂后有个书生挽留她,足足问了半个时辰的问题,耽误了她回家的时间。伊崔记恨于心,趁她第二天不在,把此人拎出来,公然冷嘲热讽了此人半个时辰,说得这位书生的脸红一阵白一阵,羞愤欲死,至此之后再也没人敢在伊相来接夫人的时候,不识相地拖着顾朝歌不让她走。

    不过那位被伊崔骂得狗血喷头的书生,非但没有退学,反而更加发愤图强,今年还要参加太医院的考试呢。

    “不为良相,便为良医”,顾朝歌步出书院的时候,回头望了一眼书院二门上高悬的这块匾,署名的“伊之岚”三个字,昭示这块匾是她如今在天下赫赫有名的宰相伊崔的亲笔题字。这些在科举之路上郁郁不得志的书生们,大概都是以此匾为激励自己的最好鼓励吧,那位被伊崔嘲讽的书生大概也是如此。

    “顾先生好。”

    “顾先生好。”

    顾朝歌一路走出书院,遇见的学生们纷纷朝她行礼,同样放堂的李老先生——那位在她缺席期间给伊崔看病并且为他的药方改量的老大夫,还被学生围着不放,因此他只是遥遥朝她微笑致意,然后接着解决学生的疑问。

    顾朝歌亦对李老先生报以一笑,然后快步出门去。

    伊府的马车大摇大摆停在书院前门正中央的位置,不仅挡路,还挡住了书院前的湖光山色,这辆两驾的黑漆马车除了颜色低调之外,哪里都不低调。

    而马车的主人,就穿着刚刚从中央官署归来,还没来得及换下的正一品官服,站在书院门前,负手而立,目光淡淡瞧着前门上薛吉所题的“妙襄书院”四个大字,明晃晃地秀存在感。

    难怪马车一到,立即有学生急急忙忙朝她报告。

    “伊相。”

    “伊相。”

    此时已是夕阳西下,进出的学生增多,看见伊崔,颇为惶恐地纷纷朝他行礼。伊崔只淡淡“嗯”一声,对书生们仰慕的目光视而不见。

    妙襄书院不收孩童,医道和儒学的基础有共通之处,有儒学根基的学生学医会事半功倍,出师也快。故而,这些书生来东都进学的时日都不是很长,见过的大官也没有几个,可是堂堂当朝右相的这张脸,书院里人人都非常熟悉。

    谁让每次顾先生来书院授课,伊相必定掐着点亲自来书院接人,风雨无阻呢?

    伊相和顾先生真是夫妻恩爱啊。

    大家羡慕地想着。

    这时候,伊崔的目光从研究牌匾,转到了正从前门走出来的那人身上。她的脸上带着笑意,目光灵动,带着些许雀跃,隔着距离隔着人,向他投过来。成亲两年,又是办书院又是做先生,她身上渐渐开始带上沉稳的气息,遇事也不再是那个爱哭的小姑娘。不过每次看见他的时候,眼神里那一点孩子似的雀跃,会让伊崔感觉她还是初遇时的那个她。

    在学生们的注视下,顾朝歌蹦跶着跳出门槛,跳到伊崔面前。她抿了抿唇,想开口叫他伊哥哥,后来一想,转而道:“夫君,你来啦。”

    “嗯。”伊崔的目光在她脸上逡巡一阵,然后伸出手来让她握住。视线仿佛不经意地在周围扫过一圈,挑出一个穿蓝袍和一个穿白袍的书生,觉着他们在这一瞬间的表情暗含失落,心想记下来回头让盛三去调查一下,这两人,最好不要是有什么歪心思。

    “回去了。”伊崔牵着她的手,宽大的袖袍垂落,遮住两人连在一起的手。他带她走下台阶,因为左右两腿的骨头长度不一,他下台阶的速度会缓慢一些,因为即便是特制的鞋也不能完全代替腿。不过走到平地之后,他的步行姿态便和常人无异,甚至能在顾朝歌上马车的时候托她一把,不会有重心不稳的情况发生。

    马车轮骨碌碌转动起来,车厢里没有其他人,顾朝歌扑倒伊崔身上,笑着问:“今日我放堂有些早呢,你来得好准时,是公务都完成了吗?”

    “还有些,”伊崔的视线在她柔顺的长发上停留了一阵,并不去抚摸,轻描淡写道,“带回去处理便可。”

    “你又提前翘班啦!”闻言,顾朝歌吐了吐舌头:“回头陛下又会说你的。”

    “无妨,”他的目光聚焦在她伸出来的粉红色舌头上,喉头滚动两下,却依然没有任何动作,反而转移视线,看向根本看不见外头的车帘,淡淡道,“接你比较重要。”

    顾朝歌忍不住叹了口气,柔声道:“我说过好些次了,你不必每次都亲自来接。书院临近城郊,和中央官署区一个北一个南,隔得那么远,路上很费时间,我怕你太辛苦。”

    “嗤。”伊崔轻轻哼了一声,好似是从鼻孔里喷出来的不高兴,对她的要求不予任何回应。

    还是老样子啊。

    顾朝歌在心里叹气。

    她最初不懂,直到有个书院的书生对她隐隐表露爱慕之情,然后迅速消失在东都之后,她渐渐明白过来,为何伊崔每次都非来接她不可。书院所招的学生并不算多,但无一例外清一色的男子,无论年纪是老是小,每一个都是伊崔的怀疑对象。

    他只是从来不说而已。

    承袭前朝的传统,本朝的男女大防不严,已婚妇人出来授课是能被普遍接受的事情。伊崔如此过度防卫,草木皆兵,并非是因为他的占有欲强于常人,而是……顾朝歌轻叹一声,抱住他的腰,将头埋进他的怀里蹭来蹭去撒娇,伊崔的身体微僵,而且一直保持着轻度僵硬,不作任何反应,不回抱住她,更不会亲吻她。

    事实上,在通常情况下,牵她的手已经是伊崔最大程度的亲密。

    除非她主动做点什么……

    比如现在。

    “伊哥哥,我今天心情还不错哦。”她扬起脸,朝他眨了眨单眼,伊崔微微一愣,还未反应过来,她的一手已经熟练地解开伊相大人的官服,另一只手的手指顺着他的衣襟领子一路往下,所到之处,盘扣立解,衣襟大开。

    伊崔的脸色一变。

    “朝小歌!”他拨开她的手,语气颇为严厉地呵斥道。

    顾朝歌委委屈屈地瞧了他一眼,身体前倾,软软地伏下来,脸颊贴到他的胸前,蹭了蹭,声音软软糯糯:“不行吗?”

    伊崔的小腹收紧。

    他摇了摇头,嗓子奇异地发紧,说不出拒绝的话。

    “没关系的,又不需要很长时间,而且距离还远着呢。”顾朝歌如此说着,两手已经悄悄探入他的裤头,眼睛则紧紧盯着伊崔的表情,眼见他因为“不需要很长时间”而脸色发青,赶紧补充道:“况且,隔一段时间观察一下药效,也是必须的啊。”

    伊崔的表情这才稍稍缓和。

    “真的?”他问,本想点头,可是这一刻脑海中突然该死地浮现出那糟糕的新婚之夜,快得简直让他挫败的洞房花烛夜,还有终于显现出来的副作用。伊崔都不知道为了这条腿,承受这种让男人尊严扫地的副作用是否值得。

    那时候疼得半死却突然一下解脱了的顾朝歌,愣了一下,居然长舒一口气,道终于知道副作用是什么了,那一脸安心的表情看得伊崔整张脸都彻底黑掉。

    她看他不高兴,还安慰他说没事我知道这是副作用,上一次我的手都酸了,知道你不只这么点时间的。

    伊崔的脸黑如锅底。

    不愉快的新婚之夜就这样在伊相大人的心里,烙下了深深的伤痕。

    “还是不要了。”他叹口气,伸手想拨开她的脸,顾朝歌却将头一偏,避开他的手,同时两手轻巧地握住它,伊崔的身体在这一刻完全僵硬,他不知道是拒绝好还是顺其自然好。事实上因为要服药解决副作用的缘故,他们很少做这样亲密的接触,伊崔也因为自己的原因,从来不敢主动去撩拨她,如婚前那样频繁的亲吻,婚后竟然屈指可数。

    可是,这不代表他不喜欢她这样。

    伊崔还未考虑好拒绝的话,顾朝歌的头已经埋了下去。

    她张开嘴,含入。在这一瞬间,马车颠了一下,它的头部直接深入她的喉咙,顶住。

    伊崔禁不住仰头呻/吟了一声。

    顾朝歌的舌头卷了上来。

    太舒服了,她知道他喜欢什么样的,朝小歌现在是越来越狡猾……伊崔咬住自己的手指头,努力将呻?吟压在唇边,不让外头的马夫听见。

    可能因为在马车上的缘故,它时不时顶得更深,他的快/感也来得更烈。

    伊崔的鬓角渗出些许薄汗,他咬着手,头高高昂起,他在抑制些什么。然而却并不那么容易抑制住,他的另一只手终于忍不住伸出去取下她的发簪,让她柔顺的发丝倾泄而下,他的五指插/入她的发间,按住她的脑袋迫使她更向下。

    “再快一些,”伊崔哑着嗓子,喉头一滚,“求你。”

    伊府的马车平稳地行驶在玄武大街上,街上是因为天渐渐黑下去而纷纷赶回家的百姓们,马车虽然时不时有些颠簸,但总归是离家越来越近。

    车厢内。

    顾朝歌用手帕抹去唇边的液体,然后换了一面,为他去擦拭它射/出的痕迹,然而伊崔却急忙制止了她的动作。

    “我自己来。”伊崔匆匆道。

    顾朝歌瞥了一眼因为她短暂的碰触,又有抬头倾向的它,把处理的权力让给了伊崔。

    “好像把你的官服弄皱了。”顾朝歌懊恼地小声嘀咕。

    伊崔处理的动作顿了顿,他低头,并不看她,低低道:“无妨。”

    这样的反应,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呢?顾朝歌心怀忐忑,小心翼翼地出声道:“时间又比以前长了一些,是好事呢。”

    伊崔依然低着头。

    顾朝歌轻呼一口气,她笑着朝伊崔竖起大拇指,毫不吝啬地鼓励他:“放心吧,有我在,副作用一定会治好的,很快的!”

    伊崔把头靠在车厢壁上,望着她,轻喘了口气。他的薄汗未消,整个人还在gaochao的余韵之中,望着自己妻子这样大大方方毫不介意的样子,不知怎么的,他总觉得心里有块疙瘩,感觉很不虞。

    她这态度,像大夫对病人,却不像妻子对丈夫的。伊崔如此想着,伸手抹去她脸颊边溅上的液体,哑声道:“这里有一点。”

    他的目光带着余热未退的热情,因为平日他总是抑制自己的原因,顾朝歌很少能感受到他这样的热情,因此抵御能力也很低。她的脸微微红了,移开目光,道:“那,那可能是刚才不小心吧。”

    “嗯。”伊崔漫不经心地低低应了一声,目光在她红润的唇上逡巡。他用拇指去描摹它的形状,去抚摸,想着她刚刚如何用它一次次吞入他的它,伊崔的动作不自觉地暂停下来。他勉强又摩挲两下,终是没忍住,丢开那手帕,倾身上前,双手捧住她的脸,覆唇吻了上去。

    顾朝歌的双眼蓦地睁大。

    “那个,唔,呃,距……唔……离……”她的手挣扎着乱挥,最后无何奈何地陷入他的背部,收紧。

    “无妨,还很远。”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