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术》

  凌晨十二点,我失去了真实的感觉。

我久久不能平静内心的骚动不断重复着相同的步奏,在城市中逃离了好多次,本该心如止水。可以隐瞒,虚假的奔跑过的呼吸。

今天的月光消退的很快,世界的影子在弥漫,满天狂风,飘落的叶,随风,仿佛只存在一秒。

听说,世界存在月光一族,月光赐予他们月光术。在狂风的夜晚,变成催眠黑暗的使者。

但术士之后,是死。月光囊括了悲悯,天地万象,头顶之上,是萧索,是苍凉,是痛苦与银光的雪,也是凛冽寒风,是属于众生的欲望。

乌云之下,满是假面。不可扭转的术,带着血肉的假面,万象振翅冠以人之名者;充满焦热与骚乱,隔海怒涛向着南方迈步。

穿过长天黑夜,穿过浊水腐朽的灵魂;

以生辰名义,昼与夜更替守护锦绣大地。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