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听夜雨

  雨从半夜开始落下,巨大的轰鸣宛如一挂瀑布落在了我的窗前。我仿佛在时空的蓦然转换中惊醒。凝神谛听,知道夏天已经像这雨一样被倾倒在了我的身边。

  这是只属于夏天的声音。没有另一个季节的雨会这般鲁莽、明快甚至凶猛。在这雨声或者说是瀑声中,我的梦仿佛是一叶飘摇的小舟,我的床仿佛是一叶飘摇的小舟,我的屋子仿佛是一叶飘摇的小舟。我从舟中醒来,无法像在白天一样去仰视它“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壮观,只能去靠它“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声响来想象这个瀑布的飞落。整个夏天就像是一条河流,我们在它的漂流中遇到了这样一个瀑布。持续多天平缓的炎热都只是为了积蓄这个瀑布壮观的落差。于是我真得像是躺在小舟之上,谛听着这瀑布磅礴的水声。多天的躁热仅仅靠这水声的音色就能够清洗干净,身体仿佛水中的石头一样变得透彻起来。这是一场声音的沐浴。

  水声落下的波纹渐渐在我的回忆中扩散开来。这夏夜的雨声是能够把我们的日常生活溅起波纹的。种种琐事也像这雨一样落在记忆中,原本平坦的心也渐渐波动起来。夏夜的雨是属于世俗生活的。它不像春天的雨让人想到诞生,秋天的雨让人想到死亡。这雨声的磅礴也是因为它与生活汇流到了一起。雨落渐深,对于那些事情的思与忧也渐渐深了起来。到最后我竟然发现自己失眠了。夏天是诞生故事的季节,那些炎热的白昼把人心底最寒冷阴暗的角落也烘得透亮,凉爽的夜又给人们无所顾忌的热情一个释放的空间。于是一个个故事发生,然后又在时间中蒸发,最后在这夏夜汇成了无数滴雨。它击起的无数波纹把我们的心湖扰得无法平静。我在雨声中辗转反侧,犹如小舟在水流中不断地改变方向。

  不知过了多久,雨声又渐渐小了。夏天的故事也是像这般急促的,匆忙开始又匆忙结束。对于这些事情的思索却没有结束,就像几滴残留的雨仍然在下,就像它们随时可能再大规模地落下来。而我已暂时在时间的小舟上驶离了这个瀑布。这个小屋,这张床也在向时间的深处行驶,最终载我又驶进了梦中。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