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教养,就是会在细节里出卖你的东西

所谓教养,就是会在细节里出卖你的东西

  很多人可能都会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教养是什么?”

  有人说:“教养,就是让别人舒服,自己也不憋屈。”

  有人说:“教养是不占别人便宜,为别人着想的善良。”

  有人说:“教养是体谅他人的不易。”

  他们说的都多,但却不如陈丹青说的精辟:“教养就是细节。”

  与人相处,最重要的就是要有令人舒服的细节,而最容易暴露出来的就是教养的问题。

  教养,就是会在细节里出卖你的东西。

  教养不是道理,

  是刻入骨髓的不经意

  有人说:“一个人的人品和教养从他说出口的玩笑就可以知道了。”

  一个人开玩笑往往是无意为之,一个人的教养正体现在这种玩笑般的“不经意”上。

  作家蔡澜曾讲过这么一个故事:

  当今大机构聘请职员,最后的面试都在餐厅中进行。

  主人家故意迟到,看你是不是一坐下来就先点菜不等别人。酗不酗酒?也即刻知道,忍不住的人一定先来一杯烈的。

  菜上了,看你拿筷子,姿式正不正确倒没太大关系,那碟炸子鸡,你有没有乱翻之后才夹起一块,就决定了你的命运。

  吃东西时,啧啧有声,更是个大忌。有教养的人哪里会做出这种丑态?吃就吃,为什么还要啧啧啧啧?

  有些时候,不必从餐桌看到,连面也不必见,听你的电话就能知道。

  “等一等!”你说。管理阶层已皱眉头,为什么不会说请等一下?这个“请”字,难道那么难说出口?

  其实不是难说出口,只是你习惯了不用“请”,当你不刻意注重礼貌的时候,你的教养就会在这些不经意的细节上一览无余。

  而一个有教养的人,他的不经意应该是怎么样的呢?

  别人给你倒水时,不干看着,还会用手扶扶;

  吃完饭退席时说:“我吃完了,大家慢用”;

  给人递水递饭时一定用双手;

  最后一个进门时随手关门:

  擦桌子时往自己的方向抹……

  教养说起来很大,但做的其实都是小事。真正的教养是不需言说的,因为它是一种高贵人格的自然流露。

  一个人的“善小”中藏着他的教养

  我的一个朋友在2013年的时候,骑行川藏线,在海子山至巴塘段时,连遇6个长隧道,有三个隧道超过2000米,最长的拉纳山隧道有3500米长。

  当时天色渐晚,隧道无灯,漆黑一片,他的自行车灯已经没电,仅剩一支小手电,但光如萤火,微不足道,他看不清路,看不到隧道的出口,感知不到方向。

  听他说当时是一种特别无助的感觉,像是被全世界抛弃了。

  就在他惊慌失措时,他的背后突然传来了一束光,他看到了一辆车,这辆车慢慢地开着,一直照着直到我安全离开隧道才加速离开,这样的情况在后面的隧道里一共出现了五次。

  他回来跟我说,这是他一生中见过最有教养的人。

  这束光只是简简单单的一道车灯,但也可能是照亮某个人一生的圣火。

  古人云:“勿以善小而不为。”

  在别人眼里最高贵的教养可能就是,一个小小的善意的举措。

  细节决定你的成败,

  教养决定你的生命层次

  在我小学试,大街上经常看到有个疯癫的乞丐,那个乞丐每天都会路过母亲店门口,父亲看到他时,总会招手让他过来从家里盛一碗饭给他,几乎每天都如此。

  周围的人有嘲笑我父亲跟一个傻子成了朋友,但是父亲从来没在乎别人的看法,每次进货回来,乞丐就会来帮忙卸货。

  后来不知为何过了几个月他从这个镇上消失了,父亲还常常念着他,叹气说,也不知道他现在过得怎么样……

  是从那时起,我觉得父亲内心善良柔软,从各方面的素质都有别于习惯戴有色眼镜看人的市井小民。

  就像大多市井小民,没教养的人经常是用贬低别人来抬高自己,并且还洋洋得意,其实这样的人往往是自己层次低。

  毕淑敏曾说:“你可以跪在泥里,但你不可以把污泥抹上整个世界的胸膛,并因此像煞有介事地说到处都是污垢。”

  没教养的人总是大张旗鼓宣扬自己的正确性,实际上教养不是高高在上,而是用自己的方式让别人觉得美好。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