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宇的诗《上邪》

  他乾涸了,他们是两只狼狈的桨。
  
  他描述钟,钟塔的形状,绘画的,有一层
  华丽的幻象的窗。垂直的女子细致像一篇临
  刑的祷文。
  
  类似爱情的,他们是彼此的病症和痛。
  
  他描述钟,钟声暴毙在路上。
  
  远处是光,类似光的。类似发的,光肯定
  为一千尺厚的黑暗;他描述钟声,钟声肯
  定钟,钟是扶持的长钉。肯定的锈,以及剥落。
  
  剥落是肌肤。石器时代的粗糙,他们将以粗
  糙互相信赖。仍然,他不作声,他描述战事,
  占据的钟塔,他朝苦修的僧院放枪。钟声
  暴毙在路上。
  
  他仍然不作声。谣传他乾涸了。他们主动修
  筑新的钟塔,抄录祷文,战后,路上铺
  满晴朗的鸽粪。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