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供养

  又是一年的春天;东风软,飞燕又呢喃,如梦江南;江南的春天是多情的—月脸冰肌香细腻,风流新趁东君意;江南的春天是多雨的—风老莺雏,雨肥梅子,午阴佳树清圆;江南的春天是多梦的—宝钗横翠凤,千里香屏梦;云雨已荒凉,江南春草长……

  年轻的时候,心动的时候,会忍不住偷偷爱上一个人;然后悄悄地在心里最柔软的地方为他留一座秘密的花园;绿草如茵,繁花似锦。那里有昼与夜的交替,有云和雨的缠绵,有花和草的依恋,也有日和月的尘缘;再引来俏丽的蝶儿和藏了一生的贞洁的百合;然后再砌一幢小小的房子—两层的小楼,上面是给自己的,下面呢,是给他留的—因为他还没有回来—也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回来;所以,在每一个晴朗而多情的午后;白衣胜雪,裙裾飘摇地独倚攔杆,静静地观想;汀州已渐生杜若,料舟依岸曲,人儿却在天角;漫记得,当日音书,把闲言闲语,待总烧却;却总是敌不过一腔柔情,两行清泪;对花对酒,为伊憔悴;所以,在每一个霁月难逢,彩云易散的春夜,睡起流莺语,乱红无数伤;伤孤鸿,目断千山阻;伤流云,只认醉人语,伤玉容,粉消香薄欤?谁为我,唱金缕?曾经想打扫心情后背起行囊,千里万里嗅着你的味道直坠天涯海角;若能蒙你召见,也不会让你看到我哭的模样;只让我远远远远地见你一面,而后悄然隐退,躲在一个无人的角落里轻声喊着你的名字入睡,醒来后擦干昨夜眼角依恋的泪;做我一生最庄严的决定—试着将你狠狠地遗忘,遗忘在光与影熄灭的尽头……只是我舍不得哦,那么的残酷得不近人情!我真是个傻孩子—泪为你流是我一生春草萋萋的过错,愿身能似月亭亭,千里伴君行!

  我终于会哭了,哭在《诗经》的黎明和黄昏里;哭在《竹枝》的幽咽和凄凉里,哭在《九歌》的怀忧和愁思里;别离莫问百花,东风弹泪谁知?我请求,所有我拥有的和曾经拥有的甜蜜与哀伤统统倾巢而舞;我请求,每一寸的朝思暮想和哀哀诉求在这一刻轻轻怒放如皑皑白雪的凄艳悲绝;我请求,昨夜精心描绘的心灵图腾能在短短的一瞬间原谅我所有的愚昧与不对;带我走过黄昏,抱我淌过弱水;我的眼中不会再有花开花落,我的心里不会再有缘起缘落,我的嘴角不会再有潮涨潮落,我的胸口不会再有悲欢离合……

  人非风月长依旧,破镜尘筝,一梦经年瘦;趁梦未醒来,记下年少时的熙熙攘攘,记下二十四桥明月夜,记下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记下断肠春色在江南,烟雨濛濛;只是害怕手中这支不假思索的笔,断了年代,积满尘埃,乱了心事,老了将来……

  写一首诗,用爱封缄,做个试验,就叫做爱的供养…

  作者:马鼎奇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