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于乡

  我感觉不到抚面的风
  轻拭我眼角的泪
  木棉  水杉木
  以及河岸边的芦苇
  我从水田走过
  沿着泥埂
  沟渠潺潺的是新鲜的江水
  我闭着眼睛
  试图摊开双手找到风的方向
  看它刚藏在树梢
  还有哪里是南方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