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自己酿成了酒|文创造物

  在功利与欲望丛生的时代,他掌握了生活的脉搏,摒弃了追赶时间的急躁,看清了世间的功利,看起来与时代格格不入,其实,他活得最洒脱……

  5年前,我女儿出生,鱼生西海送我一坛他父亲——老陈手工酿造的女儿红,坛装,黄泥糊口,色如琥珀,酒味古朴醇厚,暖到心底。机缘巧合下,我结识了老陈。

  5年后,我创立了“文创造物”——一个寻找造物者的平台,一方面我们可以让造物者产品和故事得到最大传播,另一方面也能让读者找到至纯至臻的产品。就这样,我想起了老陈,老陈也成了文创造物拜访的第一位造物者。

  NO.1一人:老陈

  陈运生,浙江义乌佛堂镇人,四代酿酒,其中老陈的爷爷陈三咪,在民国初年酿女儿红,那是闻名江浙沪!作为一名传统技艺酿酒师,老陈酿酒也50余年,朋友都喊他“酒痴”,我更喜欢称他“自然派”酿酒师。十几岁开始酿酒,50年来秉承古法,手工酿造,遵循自然,不急不躁,安静专注,只酿上好女儿红。

  年轻时老陈是个脾气暴,性子急愣头小子,他酿的酒和父亲采用同样的原料,同样的工艺,酒味却相差一大截。对此,父亲笑而不语。

  后来,老陈女儿出生,他终于明白了,没有女儿的酿酒师酿不出上好的女儿红,因为酿酒就是酿心。

  夜深人静,妻子温一壶女儿红,自己小酌一番,女儿在旁边爹长爹短地叫着,酒香和着一家人的欢笑声,暖到了老陈的心里,也润生了老陈平和的心态。

  老陈酿酒,很少卖酒,却有一批忠实的酒客。老陈家上门求酒的都是故交,身份多样,有附近村庄的,有千里之外的,有企业家,有知名艺人,也有爱藏酒的普通人。这些酒客,人数不多,但常年买酒,一来二往,老陈就成了这些酒客的“私人酿酒师”,他们也成了故交。虽相距千里,但友谊随酒却发酵得越来越深。

  老陈说,村里仅有的几个老一辈酿酒师,90多岁都身体硬朗,再加上子女孝顺,为人清心寡欲,晚年都很幸福

  他说:他能想象他的晚年生活,也会像那些老酿酒师一样,打水,下地,酿酒,没事几个老哥摆二三个小菜,喝杯女儿红,在院子里,家长里短,这样的生活,知足了。

  老陈酿了一辈子的女儿红,不过,在女儿红“甜、酸、苦、辛、鲜、涩”6味中,他也酿出了那个恬淡释然、自然大成的人生,寻找到了专属于他的人生味,他的一生何尝不是一坛最丰满的女儿红?

  NO.2一事:酿酒

  老陈酿酒,十里飘香,他说,酿酒原料一定要好。老陈家的女儿红选用的都是上好糯米稻。江浙一带田少,再加上糯稻产量低,家家都不太舍得种,可老陈几乎全部种上了糯米稻,因为酿酒是一辈子最想做的事。

  这是老陈家的酿酒室,小家小户,器皿却出奇干净。在老陈看来,保持器皿干净不仅是为了卫生,更是为了保证酒味的丰满、纯真。所有的器皿,老陈都会用井水冲洗,确保它们无渍、无味,不会扰乱酒曲发酵的味道。

  院中这口井是老陈酿酒的水源。老陈说,水是酒的血液。没有好水酿不出好酒。他舀了一口给我,喝起来果真清凉干爽,沁人心脾。

  老陈做的女儿红是乌衣红酒曲与糯米饭发酵的,酒曲好更能催化出红曲霉红色素和红曲霉黄色素。老陈介绍,酿女儿红,酒曲决定了酒色。酒色越好,发酵越足,酒味越真。

  老陈酿酒,分“浸泡干蒸、晾温拌曲,封坛发酵、埋藏”四步!

  1、糯米放在家里井水中浸泡3小时,再纱布袋装好,滤水,然后隔水干蒸30分钟。老陈说,这样干蒸,糯米的口感好,不会煮得太稀,也容易与酒酿混匀。

  2、在酒曲与糯米饭混拌前,老陈会不停地用手翻糯米饭,感知米饭的温度,直到温度合适,才把碾散好的酒曲撒上去,再把酒曲与糯米饭混匀。

  我记得专家书上写糯米饭温度在30度—50度。

  老陈说:“那哪行?毫厘之间酒感都不同,差20度怎能酿出好酒?”老陈也说不出最佳的糯米饭温度,但凭借多年经验,他用手能直接感知出来,这个方法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3、酒曲与糯米饭混匀后,老陈会在坛子中间掏出个洞出酒,然后撒上一层酒曲,封坛,最后用女儿的羽绒服包起来。

  他说:酿女儿红最重要是心态,急不得,催不得,这样才能拿捏得当。在发酵关键期,连续3、4天,他每晚要起来四次,听酒曲发酵的声音,感知发酵程度,如果发酵火候不够,就拿家里被子蒙盖,如果过了,就用风扇吹风散温。听声音判断发酵火候是老陈的另一种“功夫活”。

  4、一切工序完成,用荷叶、黄泥,糊口封坛,埋在树下深藏。

  春去秋来,美酒会随着时光继续发酵,老陈要等的就是,在合适的时间,打开这坛尘封已久的美酒,叫上村里亦师亦友的老酒师慢慢品鉴。毕竟,时光会沉淀精品,好酒也该会好友……

  NO.3一物:女儿红

  商品与物质之间,差的绝不是一个标签。

  老陈说,女儿红,刚酿出来颜色鲜红,窖藏发酵后,酒色红中有黄,黄中带红,色如琥珀,这才是正宗的酒色。商场中很难遇到这样的女儿红。

  女儿红发酵过程中,将自然界作物的“甜、酸、苦、辛、鲜、涩”6味融合,最终形成澄、香、醇、柔、绵、爽兼备的丰满酒体。“这种酒浓缩了父亲对女儿一生的情感,很少有人能品出其中的真味。”老陈感慨。

  意外的是,在这个追求包装的时代,这样的好酒,老陈却简简单单只用坛装,黄泥糊口。为什么这样?老陈说,这不是作秀,也不是老思想,老祖宗留下来的方法都有它的道理——女儿红怕光,用坛装能密封隔氧,否则酒色就会变黄,影响酒质。

  在现代商品文化中,往往有这样一种怪象,像女儿红,绍兴名气最大,名气大,商业味也浓,那里的酒可能很难喝出原有的味道,反而同在江浙,120公里外的义务佛堂镇,没人把酿酒当生意,那些老酒工却坚守传统,古法古方,用手工酿出了最原汁原味的女儿红,他们如同隐士一般,在这里安静的留存。

  不过令人感伤的是,现在城镇化速度越来越快,老陈说,家里的那口井怕是保不住了,儿女们也都出门在外,这份祖传的酿酒工艺他不知道还能守多久……

  NO.4一谈:谭谭说

  对话老陈,我突然发觉,在功利与欲望丛生的时代,他掌握了生活的脉搏,摒弃了追赶时间的急躁,看清了世间的功利,看起来与时代格格不入,其实,他活得最洒脱自然。

  而对于那坛女儿红,我读到的是一个座右铭——不急,不躁,不急功,不近利,专注沉静,自然大成。如果有一坛老陈酿的女儿红摆在我们面前,急躁的时候看它一眼,追逐功利的时候喝它一口,也许我们对人生、对事业,对工作,对梦想,对家庭,就不会那么迷茫…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