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花手镯(7)

卢松没想到,今天会是这样的聊天过程,心里很不好受,他爱安竹,不想安竹误会自己。可是他却把安竹给误会了,他觉得他伤了安竹的心。安竹下线后,他又对他们今天的谈话看了几遍。他写到:竹,从见你第一眼,我的心丝就被你牵动了。就此,你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我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那一天,我也不知怎么就把青花手镯给忘记了。我出门在外。在离开一个地方时,我首先带好的就是它了。

可是那一天我却把它给忘记了。你说你戴了我的青花手镯,我很欣喜,我的心爱之物与你是如此有缘。而你又是那么的喜爱它。在欧洲的日子里,我时时的都想着你。那天,给你打的远洋电话,是因为我控制不了对你的思念。我想听听你的声音,可是,电话通了,我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心跳加快。听到你说:在不说话,我就挂了。我才说:是我。

竹,你看我在商界也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可是听到自己爱的人的声音却一句话都讲不出来了。所以,从欧洲回来后,我就来了圩县,我就想好好的看看你,和你说说话。那一刻我把你紧紧的抱在怀里时,我都希望时间就此停了。

就让我这样的紧紧的抱着你一辈子不松开。竹,今天本是好开心的事,可是却被我给弄的很糟糕。你本想让我开心轻松一下,而不解风情,不懂的幽默的我却误会了你。我重读了好多遍,今天我们的谈话。竹,是我错了。

如果,一男人说:抱那些瘦的女人,抱着,都能感到对方的骨头压着自己手臂。作为一个女人对自己爱的男人没有一点反映的话。那才是有问题。是吧。竹。而你因为爱我,看到这样的话自然心有不快,这本是很正常的。

可是。我却把它给误会了,说了一些伤了你的话来。竹,我怎么可以来伤你,更不能质疑你对我的爱。我是那么的爱你。竹,我也知道,你没有上过学的自卑心,可是,上没上过学对我来说不重要。在与你相处的时光里,常读书的你给我的却是轻松,自在,安宁,祥和。我喜欢这种感觉。

竹,让我今后的日子里,因有你而让我幸福,轻松,自在,安宁,祥和,好吗?永远爱你的卢松。爱你。等你回话。

因为昨晚的不愉快,安竹今天没上网。线绣完了,她就上街买线去了。在街上她遇上了上街买菜的丽珍。她才发觉她都有一个多月没联系丽珍了。丽珍问了她一些近况。安竹问她急不急,想和她说说话。她们就在街边的休息椅上坐了下来。安竹告诉了她与卢松的事。

开朗的丽珍埋怨安竹说:“典型的重色轻友,怪不的一个多月都没联系我了,原来是攀高枝了。”

安竹说:“你知道,我不是那种人,我正犯愁呢,你还笑我。”

丽珍说:“不过话说回来,竹子,你的担心也是有可能的,卢家那么大的家业,少奶奶可不是好当的。那也的看卢大少爷对你是怎么样的了。像他们那样的男人,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也许对你也只是玩玩而以。”

安竹忧郁的说:“我感觉他对我是真的,问题不在这儿,在他爸妈那里。不过,他爸半过月后过生日,他邀请我去,他爸也同意我去给他贺寿。”

丽珍说:“既然他对你是真的,那你就去吧。不管怎么样。都有一个结果。你都要回来。他若来娶你,你也的回来,如果卢老爷子不同意你更的回来。圩县不会抛弃你的,你是圩县的女儿。”安竹听好友说这话心有点酸。说:“我当然回来,生于斯,长于斯。也安于斯。”

“停。学没上过几天,读了几本书。不要来这些文绉绉的。肉麻。”丽珍说完两人在椅子上哈哈笑。引来不秒路人的目光。

丽珍说:“快中午了,我要回去了。下午我要去上班。临时找了个事做。”

安竹站了起来说:“好,那你就回吧。”走了几步的丽珍又转来说:“竹子。不管怎么样都好好的回来阿。就是我那现在做的这个事,也没有几天做的了。半个月后。果品公司就要收鲜果了,那时他们公司要招人的。如果,我是说如果,你回来了。我们就一起去报名。总的找口饭吃,是不是?”安竹点头。

看着丽珍远去的背影。她与丽珍都快二十年了,她俩是初中同学。毕业后就各自工作了。其他的同学都没了来往,只有俩一直走了下来。

卢松早上起来时上了一下网,看看安竹有没有回他。但他失望了,他也想安竹一般早上是不上网的,他也安了一下心。做完手上的工作后都十一点了,他开车去了卓远那里,卓远在工作室等他,看到他到来开玩的说:“什么风把忙的不可开交的卢总给吹来了。”卢松拍着卓远说:“是父亲的生日风,到时你可得来哦。”两人是多年的老友彼此之间说话随意一些。

卓远问:“你来给伯父和母来做生日礼服?”

“不是,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爸他的衣服都是陈叔做的,他就认为陈叔做的衣服好穿。”卢松说。

“那也是。”卓远说:“那你来是为谁?不会是为安然吧。”

“哈哈,说那里去了,怎么会是安然呢。”卢松笑答:“我来是给——”卢松递给了卓远四组数字。

卓远看着卢松:“女的?”卢松点头。

“还丰满。”卓远继续。卢松笑笑。

“我说松哥,不会是戴青花手镯的人吧?”卓远惊问。卢松点头。

“这身高,这身材,不会吧?松哥。你是不是眼不好使了?”卓远还在惊异中。

卢松哈哈笑。也不说话,就上了卓远的电脑,打开网页,安竹的照片就呈现在卓远的面前。卓远看了一会儿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卢松说:“她神态安静,清雅。笑容亲切,怎么说呢?就像一株荷,丰盈而又雍容,清清素素的、静静美美的、淡淡雅雅的、婷婷立立的。有又几分高洁的傲寒。哎,松哥,你把她带到这里来,你不怕浊了她吗?”

卢松笑说:“不会,我能带她来也就能护着她不被浊了。我可告诉你,你可以喜欢她。但是不可以爱上她。还觉得松哥的眼光不好使了?”

卓远挠挠头笑着说:“松哥,我脑子不好使了。能戴松哥青花手镯的人,那也不是我能想的到。”

卢松说:“你的脑子可不能不好使,我还指望你给安竹设计礼服呢。哦。她叫:安竹。个个一起的竹。”

“好,明天给你看初稿。”

“好,你可以加安竹,我把她的QQ号给你。你们也可以网上聊聊。也许对你的设计有帮助。”

卓远问:“那个,安竹也懂服装设计。”

“不懂,但是,会说一点,到时你就知道了。”卢松说:“都中午,我们一起去吃午饭。”

“好。”卓远与卢松一同离开了工作室。

安竹回到家时,她也没心思绣鞋垫。因为昨晚与卢松聊的不愉快,她匆匆下了线。她不知道卢松会是怎样的心情。这会儿她的上来看看,不能因误会而置气。看到卢松对她的解释,也感觉到了卢松的自责和不快。

安竹的心不安起来,她不能让他们之间的误会而不开心。说:“松,不要自责,我们之间只是误会,是吧。不要因这一点误会而纠心。既然相互都说明白了,我们也就释然了。松,昨天忘了对你说我穿多大号的鞋了。礼服要与鞋相配的。是吧。我脚背有点高。”发了一组数字过去。

饭后。回到办公室的卢松,这时间一般他都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小睡一会儿,可是,因为昨晚与安竹的不愉快,他无睡意。他开了电脑,他要看看安竹回了他没有。小企鹅在闪动。他有点不安,也有所待。他把其他的那些都放在那里不与理会,只点开了安竹。看到安竹的话来,他长舒了一口气说:“竹,你说的对,只是误会。不过昨晚我真的好难过,我把你给伤了。我怎么可以伤害我爱的人呢。”

“松,不说了,好吗?我发给你我的鞋码,看到了没有?”

“看到了,刚才我给卓远说了给你设计礼服的事。他会加你QQ的,到时你们可以为礼服的事聊聊。”

“好。我会和他聊聊的,松,伯父的礼物我绣好了。接下来的时间,我就绣我们的信物了。哈哈。我要抓紧,才能赶在伯父的生日前完成。可能会上来的时间少一些了,不可每晚我都会上来看看你的。”

“竹,那也别太累着了,明天卓远给我看设计初稿,到时你们网上聊修收吧。”

“好。那你的选给我来个电话,以免误了时间。”

“好的,到时我给你来电话。”

接下来的日子里,安竹就是绣鞋垫,睡前上来看看卢松,有时聊一会儿,有时问安一下。在这其间,安竹和卓远聊了礼服的修改,其实也就改一点点。聊天的过程中卓远就觉得安竹对服饰很有自己的见解。

聊的时间,他知他与安竹一样大,只是比安竹小了一个月。他称安竹做‘姐’。他把这事儿也告诉了卢松。卢松还是那么打趣的说:可以喜欢安竹,但是你不能能爱上她。卓远说:你知道人喜欢谁,还说这样的话来气我。朋友之间的坦诚,让他们之间的感情更深,更值得信任。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