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花,一粒沙

  打碎那一片透明的玻璃,我的身影旁就会拉出幸福的影迹? 
  天空灰暗得好像哭过,有大块大块铅灰色的浮云低低的悬着.一点明,一点暗。,有的还被硬生生的扯开,破了个口子似的,拉进了一线白亮的日光.更迭的四季推来了秋天,枝丫间的缝隙渐渐大了,可阳光却怎么也透不下来. 
  原来一片叶,一朵花,一粒砂,就是天涯.我坐在窗台上,望着外面,别人欢笑中我的落寞.你知道吗?每次经过一个拐角,就总是心中抱有太大的希望,希望你的轮廓能从这个拐角中显现,可是映出的总是陌生的记忆.熟悉的小道,记载着你我华丽承诺的方向,太多的痕迹,让这条小道繁华起来.可是繁华起来,又有什么用呢?仍是没有容许我的地方,身旁人如潮水,可我却就如一片落叶被遗弃在路上,没有依靠`我不敢前进,却又不敢回头. 
  明知道是你美丽的陷阱,我却心甘情愿的沦陷进去.我用荆棘把我裹的严严的,不允许任何人对我解救和靠近.只默默的坐在阱低,等着你来看我这个落入陷阱的傻瓜.在你的世界,我已经习惯于剪贴每天的阳光,来点缀我们单纯的幸福. 
  我努力相信,走得不是你,倏而忽过的只是时间.或许我还在期待着什么?或许我还在想念着什么?我自己缩在我的世界里不让任何人进来时,天地便小了. 
  那一刹,有一颗滚烫的液体的东西跌撞地滚落出眼眶,顺着势止不住的滑啊,一道透明的白亮,折射出隐隐痛着的最后结局. 
  看着湛蓝色的百叶窗帘, 
  晃啊晃的,模糊了窗子上的明净; 
  晃啊晃的,画面在世界里无声的潜行着,潜行在被钢筋水泥隐没的地狱中.在黑色的口袋里默默流溢着寂寞的色彩;我也藏在这暗无天日的口袋里,就像一个游走在黑夜的精灵,躲躲闪闪,总是携带着一些零乱的记忆,连一个星目微闭的睡态也没有看到, 
居无定所的在逃离.只是在悄悄地保留着那份幽怨的想念.为求得一刻的孤独.左手边依旧是偷偷流淌着的空气.不得不承认,爱上你我输得彻底. 
  我期待着,有一天,我可以面对自己的感情,并且笑着说,那只是过去。就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花开花谢,年月静好。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