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花手镯(8)

 卢松可没安竹那样单一。他和姐姐,夫姐要准备宴席,虽说是在自家的酒店那也的做好准备,还要商量请那些宾客。当然,工作每天也的做。可是,东盟商贸会议却定在父亲生日的第二天,因为安竹要来。王安杰说让他去开会。

可是。卢父没同意,理由很多,但是有一条说是:安杰身体刚康复,不要太过于劳累了,可况都有好几个月没工作了,还是让卢松去吧。这样,卢松就要在生日后的第二天一早飞曼谷,他担心,安竹怎么办。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临近。卢松想让安竹提前一天到卢家来,卢父没答应说:“这么近,就两小时的车程,过生日那天让小李一大早去接就是了,不必提前一天来的。”

卢松说:“让安竹过来先试穿一下礼服,看看合不合适。要不要有地方要修改。”

卢母说:“你不相信小卓的设计吗?”

卢松说:“不是。”

卢父说:“不是,就行了。小安等我过生日那天早上,让小李去接就是了。”

卢松也不与父亲争了说:“那就让安竹住在家里的客房里吧。”

“不行!家里要安排子乐他的爷爷奶奶住的,没房间了。”卢父严肃的说。

卢松很是不悦的问:“那安排安竹住那儿?”

“我与你姐姐都说好了,就住在设宴席的‘祥瑞饭店’的贵宾房间。”

卢父说:“那是自家的酒店。又是贵宾房间,比住在家里好多了。”

卢松不在争了,约感父亲还是不接受安竹的。但是,他说不上来。只好静观其变吧。他把不快压在心里,在网上他也没对安竹说这件事。他不想让安竹不安心。但是,他告诉安竹,父亲生日的第二天早上,他就要飞曼谷开东盟商贸会议。他让安竹等他回来,他们在好好的叙相思。

生日那天早上,早早的,天都还没亮。卢松就送李哥出发了,说了一些小心这内的分咐。李哥就走了。卢松太想安竹了,他想早点见到她,看看父亲和母亲明确的态度。

李哥是一路顺畅的到了圩县。车停在安竹家门外,按了门铃。安竹出来开了门。笑着说:“大哥,你可真早。”

李哥说:“卢总催的急,不早不行呀。妹子。看你多有福气。”

卢松刚毕业时,从卢氏的基层做起。那时,卢松是李哥的徒弟。所以,卢松和安竹的事,卢松告诉了李哥。安竹把李哥请进屋里说:“大哥还没吃早饭吧,来我来给你做。你坐一会儿吧”

“不用麻烦了妹子。你爸妈没在家呀?”李哥问。

“不麻烦的,我就给你煮碗面。”进了厨房的安竹说:“他们到公园晨练去了,到外面吃了早餐,还要买点菜才回来的。”

“那你没告诉他们你要去省城卢家?”李哥问。

“说了。我说:上次我给带孩子的那家人的老爷子过生日,邀请我去贺寿。我要出去几天。”安竹很轻松的说。

“你就这样说的?”李哥说。

“嗯,那要怎么样说?”安竹问。

李哥说:“你和卢松的事你没说。”

端着面出来的安竹说:“如何说?卢松对伯父和伯母都说的那么明白了,他们都没有一个明确态度。你让我如何对我爸妈说?”

“那也是。”这些日子来,李哥也看出了卢松在与父亲说话时,总是有点不愉快。以前不是这样的。

安竹说:“大哥,快吃吧。”

吃好面的李哥说:“妹子走吧。”

安竹笑着说:“大哥急什么呀,也要等我洗一下碗是不。咯咯咯。”收拾妥当后,安竹拿着准备好了的箱子,提了一个包。李哥搬上了车。

这时安父安母回来了。安竹说:“爸,妈,你们可回来了。我就要走了。这是卢家来接我的李哥。”对李哥说:“大哥,这是我爸妈。”李哥很是礼貌的与安父安母打着招呼。

安母说:“我说竹呀,那可是大城市,大富人家,不要多话,也不要乱摸人家的东西,用眼睛看就是了。”

安竹点头说:“我晓得。”

与父母告别就上车走了。一路上李哥和安竹不停的说着话。安竹才知道卢松曾是李哥的徒弟。

后来卢松一步步的走到卢总这个位子时,他才知道卢松,他的这个徒弟是卢大公子卢少爷。但是卢松和他相处的那些时日来,卢松一点都没有那些纨绔子弟的恶性脾气。学东西时认真,待人诚恳。他喜欢卢松这个徒弟,在后来,卢松就把他从工厂要到家里来了,而且,李嫂也一起来了。他觉得卢松仁义。他说:“妹子,你知道,这回卢家给你安排住在那儿吗?”

“哪儿?”安竹问。

“祥瑞饭店的贵宾房间。这是卢家专给那些个大客户,重亲好友留的房间,在祥瑞饭店有三套这样和房间。一般人也住不起。比不上总统套房吧,那也是丞相级的了。哈哈,妹子,你看你多贵气。”李哥开着车,不停的说着。

安竹说:“是吗,那样的房间,这什么不给那些大客户住,我随便那儿都好。比如,可以和你们住在一起。也行的。”安竹本想说,可以住在卢家的客房,看看李哥知不知道卢父对她的态度如何。

“那可不行,你可是将来的少奶奶。卢总,为什么不让你住在家里?家里有的是房间。王家人来了也住不了?”李哥纳闷。看来,李哥是不知道多少事的。安竹知道这不是卢松定的,是卢父定的。安竹想,她将面临怎么样的一个情况,她只有沉着应对了。何况还有卢松呢。

一路说着话,就下了高速进了省会。李哥熟练的穿梭在街道上。捌了几个弯,等了几盏红绿灯。车在一个繁华的路线上轻捌了一下停了。李哥说:“妹子,到了。”李哥把车停到车位。安竹下车,抬头看了一下高高的‘祥瑞饭店’四个字。

那四个字写的很祥和饱满,中国红,红的很喜庆耀眼。李哥拿下行李说:“妹子走吧,在五楼。宴席在七楼。”安竹哦了一声,就跟着李哥上了电梯。房间很豪华,是内外两间的套房,外间是会客室,内间是卧室。墙上分别挂有水墨字画,家具是古朴典雅,它的静美,安竹无词形容。但是安竹喜欢这样的风格。

李哥放下行李说:“妹子,喜欢吗?”

安竹点头。

李哥说:“那好,妹子,你就休息。休息,等下吃午饭的时候,我让你嫂子过来。叫你。”

安竹说:“大哥,不用了,不太方便的,就不用了。”

李哥拍了一下自己的头说:“你瞧我,我的向卢总汇报的。也许他有安排也说不定。”安竹笑笑。

李哥对安竹说:“妹子。你就休息一会儿吧,我给卢总打电话。”就出了房间。

李哥对卢松说:“喂,卢总,安竹妹子我给你接来了,稳稳妥妥的在房间里休息。”

卢松开心的说:“辛苦你了李哥。谢谢你。”挂了李哥的电话后,他给卓远打了一个电话说:“卓远,安竹到了,你把礼服拿去让她试试。正好姐也要过去。我让姐陪你一起去吧。”

挂了卓远的电话。他马上又给卢梅打了一个电话,说卓远等下要给安竹试礼服,希望姐姐陪卓远一起去下。挂了卢梅的电话后,他静了一下心,他给安竹打了电话,正在整理衣服的安竹拿起话看是卢松来的。

“松,我刚到,还没来的及给你打电话,你就来了。”

“竹,一路还好?”

“好。”

“竹,等一下卓远来给你试穿一下礼服,我让姐姐陪他过来,如有不如意的地方,好改改。”

“好,我等他。”

“竹,今天,我比较忙,等下午大概四点多的时候我才的过来,看看宴席的准备,到时在说。”

“嗯,你忙吧,不用但心我的,我没事的。”

“竹。”卢松欲言又止:“好了见面在说吧。我还要处理一些事务。竹,我挂电话了。”

“嗯。”电话是安竹先挂的,他们通话,一般都是安竹先挂,卢松总是有些不舍。一路上来与李哥的谈话,安竹感觉到卢父对她与卢松的事不大赞成。但是,已经走到时这一步了,还是面对吧。

整理好衣服的安竹也向窗外看了看同,只能到时后院的停车场。刚才进时,李哥的车是停在前院的。在远就是高楼大夏了。就关上窗在房间里欣赏字画。这时门铃响了。安竹估计是卢梅和卓远来了,就去开门。卢梅看到安竹就拉着安竹的手说:“安竹,还好吗?没晕车什么的?”

“好着呢。姐。”安竹笑着看着卢梅身后端着两个盒子的男子说:“这是卓远卓设计师吧?”虽然他们在网上聊过不少话,但是还是第一次见面。卢梅赶紧侧了一下身说:“对,对,对。你看我一高兴,来做什么的都忘了。卢松知道了又要说我了。”

卓远说:“安姐姐好。”

“卓远,你好。”安竹大方的说。

卢梅说:“你看小卓的嘴甜呀。你怎么知道安竹比你大,看样子安竹要比你小好多。”因为比较熟,说起话来就随意。

安竹说:“姐,我们为修改礼服的事在网上聊过的。我比卓远大一个月,所以,我是姐的。”

“哦,原来是这样的。”卢梅开心的说:“来,来,来。快来试试你的礼服,有不好的地方,在修修改改。六点开始的宴席,还来的及。”

卓远把两个盒子放到时客厅的桌子上分开来,说:“姐,这是鞋,这是礼服,你先穿穿看。鞋合不合脚,衣合不合身。”

“好。”安竹拿起两个盒子就进到卧室去了。安竹打开盒子。脱了下衣服,轻轻的把礼服拿起来穿上。在穿上新鞋子。她看着镜中的自己。清新,优雅,高贵。脱俗。礼服是卓远设计的,她参与了修改。布料的颜色是她自己选的。卢松又加了一点意见。淡淡的堪蓝又呈现一点灰白。这种颜色看起来很素雅。加上卓远不张扬,而又显沉静合体的设计。安竹觉得自己都变了一个人似的。

“姐,好了没?”卓远在外问。

“好了。”安竹拉开门。

卢梅和卓远看着安竹定在那儿了。

安竹说:“怎么了,是不是,我把礼服穿丑了?”

卓远说:“完美。”

卢梅说:“安竹,太漂亮了!”

安竹用手往后紧了紧礼服说:“卓远,你看腰这里是不是有点大?”

卓远说:“姐,你放手。”安竹放开。

卓远说:“是有点大。姐,我是照你给卢总的尺码下剪的呀。”

安竹笑着说:“我可能最近瘦了一点了。”

卓远走近安竹说:“可能是的”也用手紧紧礼服说:“脱下来,我拿回去紧紧。在送过来。”

安竹说:“如果太麻烦了,就不要了,一点点没关系的。”

“不行,我不满意。”卓远要求。

卢梅说:“安竹,你就让他拿回去紧紧吧。这是他的作品,他不满意,你如果穿了,就是砸了他的名声。”

安竹惊讶:“这么严重。那好,我赶紧脱下来。”就进里屋去了。

出来时,卓远又问:“鞋子还合脚?”

“合的。”安竹把装好礼服的盒子递给卓远。卓远接过就要离开了。

卢梅说:“小卓,你看,也中午了,一起吃午饭在走吧。”

卓远摆手说:“姐,不吃了。你也知道,我有事儿没做完,是吃不下东西的。”

卢梅说:“那好吧,你去吧。”

走向停车场的卓远给卢松打了个电话,逗他说:“喂,松哥,我说,礼服不合适。我的拿回改。”

卢松:“怎么了?”

卓远偷笑:“安竹姐姐瘦了”

“瘦了,病了吗?瘦成什么样了?如果病了,就不要来了吗,她也不对我说。严不严重?有没有看医生?刚才我和她通话的时候,她也没说起。”卢松紧张的问了一连串的问题。卓远听卢松那紧张的口气,他这才真的知道卢松有多爱安竹,说礼服不合适,卢松连一句都没问礼服的事,全是在问安竹好不好。

卓远不想在让他紧张了说:“哥,看你紧张的。我在逗你呢。”

卢松松了一口气说:“你这臭小子。逗哥玩是吧?快说,安竹穿上礼服是怎么样的。”

卓远说:“送你两个字‘完美’不过还是的紧紧,有一点点大。紧了之后安竹姐姐穿上,那就是四个字了‘非常完美’哈哈哈。安竹姐姐是真的有点瘦了,那可不是病的,大概是想你想瘦的吧,哈哈哈,不过也是病,相思病吗。哈,哈,哈。我要上车了。晚上见。还有,婚纱我也要设计。”

卢松说:“好,你别误事儿。”

卓远说:“放心,保证六点之前送到。好了,就这样吧。我要开车了。再见。”

放下电话的卢松笑骂了一声:“臭小子,你急死我你。”

午饭后,卢梅下午还要上班,对安竹嘱咐了几句也就回公司了。没事做的安竹就在饭店四周走了走。她觉得繁华的大城市,人太多,来来往往的,车也多,而且又吵。不像圩县清静,干净。空气也很清新。她转了一下也就回房休息了。

昨晚,也没睡好,想着今天就要见到卢松,心里多少还是有点激动的。等到安竹睡醒时,都快五点了。卢松不是说四点多要过来吗?她赶紧起床梳洗一下。

这时她听到后院好像来了好多车。她推开窗向外看去,是来了不少的车。她看到了卢松,卢松在有同几个人说着话,像是在吩咐工作。卢松这个时间过来,是为看看晚宴准备好了没有,餐桌椅摆好了没有,因为六点就要开宴席了。

安竹赶紧回到洗漱间。

对工作人员说着细节的卢松上了电梯,对秘书和司机小张说:“我到五楼看过朋友。你们先上去吧。”

准备好了的安竹走出了房间,餐厅里现在肯定有好多作人员了,卢松也要说一些事情,就算和卢松说不上话,看上一看也好。就匆匆向楼梯走去。刚走到捌弯处,满满的撞到一个人,那人顺手也扶她了一下,她赶紧说:“对不起。”

“安竹。竹。你这是去那儿,那么急?”卢松看清了是安竹就把她紧抱在怀里问。听的是卢松的声音安竹也没抬眼看,就顺势依偎在卢松的怀里,紧抱着说:“我看到你来,就出来去看你。谁知,就撞上了。”因为是豪华楼层,来往的人较少。

“我也是来看看你的,就在五楼下了电梯。竹,你看,我们的想法是那么一致的心有灵犀。”卢松亲吻了一下安竹的额头的说。

安竹推开他说:“你是来看准备工作的吧。都这个点了,还是上去看看吧。”

“好,我们一起去。”卢松就牵着安竹的手。

在碰到安竹的手时,感到有些粗糙,就拿起来看着说:“竹,手怎么了,这么多的裂纹?”

安竹笑笑说:“没事儿的,这是绣鞋垫时磨的。休息几天也就好了。”

“都是我害的。”卢松自责的拿起安竹的手亲吻着。

“走吧。”安竹催他。他们手牵手的走上了楼梯。在走到七楼餐厅外时,安竹从卢松的手心里抽出了自己的手。

卢松问:“竹,怎么了?”

安竹说:“没什么,就是现在还不想让人看到。”

卢松笑拍了一下她的头说:“你呀,就是顾虑太多。”

安竹没说话的跟着卢松进了餐厅。

卢松进到餐厅后,安竹就听的有好些人在与卢松打招呼。

那些人对跟着卢松一起进来朴实又安静的安竹倒不大留意。小张对安竹打了一声招呼。卢松也没介绍,他知道现在也不好对这些人如何来说。安竹也不喜欢,卢松走到她面前轻声说:“竹,我到厨房去看看,你也在餐厅里看看。你别走了,等一下出来,你要让我见到你。”安竹笑着点点头。

安竹对看着她的那些也大方的笑笑。算是打招呼。小张走过来招呼安竹就找了个位子坐下,那些工作人员在忙着。安竹看餐厅。与其说餐厅应该说是宴会厅。餐桌整整齐齐的摆着,有大桌,有小桌。卢松告诉过她,宴席是自助餐。

因为,都是生意场上人。总有不和置气的,主家也不想在宴席上有人闹不快。也有人对某些食物敏感,过敏的,不吃的,等等到一些原因。现在大多的宴请。一般都不按排整桌的酒菜了。就这样自助自由式的组合,又轻松又随意,关系好的可以坐一桌。有事说的坐小桌,有矛盾又坐远一点。这样大家和和气气的,主家也开开心心的。

从厨房出来的卢松看着表对工作人员说:“现在,是五点二十了。大家做好准备,等一下就会有客人来了。到六点的时候,客人也就来的差不多了,那时,董事长在台上有一个简短的发言。

说完后,就把所有的主食,热菜,冷菜,红酒,白酒,水,饮料一齐摆上,让大家自由夹取。就餐过后,把这些桌椅都向两边移。中间空出了就是舞场。还有剩下桌椅就都全收到工具室去。大家听明白了。”

“明白了!”员工一起答道。

卢松说:“现在,董事长来了,我下去迎迎,你们做好准备。”转过身来对轻声安竹说:“竹,爸和妈他们来了,还有王家人也一起来了,我们去迎迎。”

安竹点头与卢松一起出了餐厅。走到大厅时,卢父一行穿戴整齐的刚好也进了大厅,子乐(yue)子乐(le)像现两个小天使一样飞到安竹面前。抱着安竹问:“安竹姑姑,您怎么来了?我们好想您。”

安竹说:“接到外公和外婆的邀请,我就过来了。我也想你们呀,”就走上前去向卢父卢母问好,卢松对她介绍了王家父母与弟弟妹妹,安竹也一一的打招呼。王安然挎着卢松的手臂轻声说:“卢松哥,这就是我大哥说的那个戴你青花手镯的人呀?也没什么特别的,不过看起来蛮舒服的,是个过日子的女人。”

卢松推开她的手,他不想让安竹误会了。轻声说:“你卢松哥,现在什么都不缺了,就少一个会过日子的女人。刚好就让我遇见了。”

安然调皮泄气的说:“看来我没什么希望了。”

“一见面,就嘀咕,把我们给冷了呀,卢松。”王安俊说。

王安然的二嫂没来,是因为路远,孩子要上学,还有主是公司也要留一个人看家。

卢松说:“大家请上楼吧。七楼餐厅。王叔叔,阿姨请请,走吧。”卢梅陪着老人们先走了

安然对两个孩子说:“子乐(yue)子乐(le)走。上七楼。”

“不,我们要和安竹姑姑一起。”

“也。不听我的了是不。谁是你亲姑姑。”

“您是,但是我们喜欢安竹姑姑。”两个孩子这样一说,倒是把安竹给难住了。

安竹大大方方的说:“王小姐,孩子们在和你闹着玩呢。别在意。我那能和你比呀。”

安然说:“叫我安然就好,别叫什么小姐的,难听。别说孩子们喜欢你,我也有点喜欢了。哈哈哈。”

安竹看着卢松,卢松对安然说:“你几时可以长大点?走,上去拉。”

安然轻声在卢松耳边说:“我长大点,你是不是就会娶我了?”

“不会。”卢松推开她。

“算了,那我还就是这样了。走,孩子们,上楼。”安然说。

电梯里,安竹说:“现在,我就不上去了,我的回房间去等卓远,这个时间要给我送礼服来。”卢松看了一下表说:“好吧,换好后就上来。”贴近耳说:“记得戴上青花手镯。”

孩子们说:“我们不上去了,等一下和姑姑一起上来。”

安然说,我也不上去了,等一下一起上来。“

卢松看着安然也对孩子们说:”在安竹姑姑那里,不要捣乱哟。“他怕口不遮拦的安然伤了安竹。安然明白卢松的意思说:”好,我们听话。“五楼到了。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