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花开,缓缓归矣

站在熟悉的校园,跟三五好友正在回忆青葱往事,讲到兴处,不免开怀大笑。瑜眼睛一亮指着我身后说,你来了,我呼吸一顿。虽然之前已有同学跟我提起过,你要回来参加同学会,说是为见我一面。但装聋作哑一直是我的强项,我便继续装下去罢了。

听着由远而近的脚步声,我缓缓回头。夕阳西下,你踏着暮色款款而来。依然是这条熟悉的校道,依然在这小桥畔,依然这个位置,我手倚桥栏,你向我走来,多么熟悉的场景!嗬,多少年了呢?遥远得我都记不清了,但为什么又仿似昨天?那些尘封的往事,一点一滴,就这样猛然冲出我的心房,令我措手不及。我看到你走过的校道两旁,枝叶蔓长,一桩桩往事犹如一朵朵鲜花在你身旁妖娆开放,我耳旁不停地回响着花开的声音“啪…啪…啪……”

我想起了我们第一次相对而过,你紧张得踏空掉进水田里的情景;想起你为了离我近些,转学到跟我的学校仅一墙之隔的另一所高中;想起曾经有一个人每天上学放学都踩着车子跟在我的单车旁,一直跟了六年;想起我只要走出家门,一抬头,隔着一大片稻田,就能望见你倚门远望的身影;想起你在信中写的这句:“邂逅你,眼波流转,微笑蔓延,黯然心动”;想起无论在何处,只要我回首,你都会在那灯火阑珊之处脉脉含笑地望着我……

你知道吗?无数次我抚镜自问,你喜欢我什么?我究竟什么地方吸引了你?虽然最终都没有答案,但感谢你在我曾经自我否定的青春中给了我无比的自信!

我更清楚地记得,你向我表白时脸上的红霞,更甚于小女孩儿羞涩的神情,但我嘴里缓缓吐出的却是这三个字:“对不起!”你幽幽的说:“你知道,我要的不是对不起。”我想,彼时的你心里,我一定是块又冷又硬的铁板,你恨不得把我烧化了吧。但能怎么办呢?我当时心心念念的却是另一个人。呵呵,多么古老庸俗的桥段!是追逐我爱之人,还是接受爱我之人?从古至今,最不乏的就是这种食物链般的感情纠葛。

毕业时,当我再次婉拒你时,你赌气地说:“你不接受我,那我跑上山去当和尚!”当时我还暗暗担心了一阵子,怕你把那时为我打架的浑劲使上来,真跑去当了和尚,我于心何安?没想到一个月后却传出你结婚的消息,我在祈祷,但愿这不是你为了气我而做出的冲动决定。

从此,或许是你的刻意回避,你仿佛在我的生命中消失了一般。身旁少了你的陪伴,夜深人静之时,我在心里吟唱着杜牧的《秋夕》:“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一遍又一遍……

而后,我从周围同学零星的消息中听到,而今的你,儿女双全,工作稳定,家庭幸福,我终于释然,这样就足够了,不是吗?

幸福的爱情只有一种,不幸的爱情却有千万种。跟所有庸俗不幸的爱情一样,故事的结局,你停止了追逐的脚步,而我也无法再继续我的追逐。青春,总是在希望和失望中穿行;在得到和失去中错过;在遗憾和完美中落幕。正因如此,青春,才更加让人感慨,更加让人怀念。

就像如今,你向我款款而来,我暮然回首,眼波流转,微笑蔓延,脑海中淡淡浮现的这句:陌上花开,缓缓归矣。这是吴越王写给妻子的深情告白,但我跟你,无关风月。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