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事莫要算命卜卦,惹恼卦神薄了命,省下卦金更是大难临头

  不知从何时起,办公室里的一群娘子军迷上了算命,每天叽叽喳喳,时不时就听得“哎呦,你这面色不好啊, 找人看看吧”,或者是“阿英呀,咋还不找对象哩?我给介绍个阿婆你去算算,看姻缘啥时候到?”……故事:无事莫要算命卜卦,惹恼卦神薄了命,省下卦金更是大难临头

我尽力将这些当做鸟叫,充耳不闻,可是等到我唯一的“战友”国栋也神采奕奕地加入了“算命”大军后,我就无时无刻不得忍受国栋神经兮兮的举动。洗手间里遇到他站在镜子面前,湿淋淋的两只手捏着自己的脸颊,眼神里满是疑问,问我“哎,胖儿啊,要不你陪我去瞧瞧?我也不丑啊,咋就没媳妇哩?”

那天晚上和国栋喝了几杯,他又想起这事儿,极力怂恿着我和他一起去算个命,有财求财,无财求色,不管求个啥,改改运气也好啊!看他走火入魔的样子,似乎人生都捏在了神婆半仙的手里,自己一片茫然,全做不得主,真是让我忍无可忍,告诉他:老子从来不算命,全城最出名的林铁嘴知道不,我是揪着他胡子长大的,算是没磕头的干爹,就这样的近水楼台,老子偏偏就不算!

国栋张大了嘴瞪着我,我知道这小子在想啥,先是想“你就吹牛吧你”,再想就是“哎呦喂,介绍我去成不成啊”……

也不怪国栋这个反应,我那半个干爹林铁嘴在城中可是赫赫有名,三天只卜一卦,卦金奇贵无比,还只算命不解厄,门口等着排号的人非富即贵,反贪局要是派人去抓,十有八九不冤枉。故事:无事莫要算命卜卦,惹恼卦神薄了命,省下卦金更是大难临头

就是这个林老头有棋瘾,常常窝在我娘对门的老道士家里赖着不走,小时候我隔着门听着两个老头子嚷嚷着悔棋臭手,就跑去凑热闹,那次林老头丢盔卸甲,输得脸都红了,我跑得急,一个跟头掀翻了棋盘,林老头抱起我哈哈大笑,说这臭小子跟我有缘啊!可惜我身担天谴,认不得干儿,就给你当半个干爹吧!

就是这个林半干爹,向我老娘要过我的生辰八字,推算过后摸摸我的头,笑眯眯地,竟是一个字也没有说,老道爷鄙视他装神弄鬼,撅着胡子说你得意个屁,驱妖捉鬼还不是得靠我老道!

就是那次,我在两个老头子的拌嘴当中,知道了这算命问卜的许多忌讳:

半仙林铁嘴摸着下巴为数不多的胡子讲故事,似乎是说给老道爷听,又似乎是在说给我听,他说:天机玄妙,祖师爷都不敢将卦算尽,人的一生啊,一饮一啄皆有定数,强行改命求福避祸,虽然一时见了成效,可因果延绵,保全自身便会祸及旁人,那报应因果如影随形,纵有千般妙法,仍是防不住天机无穷啊!

如今满大街的神算铁嘴,看似高深莫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其实只是粗通卦书手相,满嘴跑火车,要么捡着喜庆吉利的话儿弄些烟钱,要么故意夸张恐吓,出个“糊弄鬼”的瞎招儿,骗上几张大票儿。天机是那么好泄露的?这些人笑嘻嘻地,不担一丝因果,那是因为有人爱听有人爱说,两下都欢喜,哪里是真正地算出了命运啊!

至于像林铁嘴这样能够稍窥天机阴阳的人,都极其敬畏天道,断断不肯多言,为啥卦金要的丰厚,那是取个“破财”之意,主家先给卦金,便算是破财,先生点拨几句,算是免灾,求个天道平衡。因此才说:命有元辰,卦有卦神。命是越算越短,福越算越薄,不是生死大事,莫要当做好玩有趣儿,这可不是儿戏哩!

至于又想算命知道前程因果,又舍不得钱财的人,还是老老实实积福积德吧,要知道算命之人不收卦金可不是啥捡了大便宜,十灾九难,那是先生不肯替你担了因果哩!

林铁嘴讲了两件事,一件是姓李的官员前来问卜,黑袋子里沉甸甸地装了一沓沓的卦金,林铁嘴看此人面相,也真对得起那重金,姓李的面容阴鸷,头角峥嵘,命冲爹娘。财帛宫丰厚,却山根低矮歪斜,钱财来路不明,厄运宫一片青黑,牢狱之灾近在眼前,更有嘴边横纹深陷,那是腾蛇入口之相,贪婪无度,只吞不吐,都快撑死啦……林铁嘴为他卜了一卦,皆是大凶之相,指点此人回去后断邪路,散钱财,多为善事,也许会有一丝生机。

那人见林铁嘴不肯多言,沉甸甸的钞票只换来轻飘飘的几句话,不痛不痒,心里很是不忿,哼了一声起身便走,走到门旁忍不住回头又看了一眼那黑袋子,“砰”的一声撞到门框,林铁嘴把他扶起来一看,暗道“真是恶果随行难逃啊”,原本那人回去修福积德,还有些寿元在,如今这难舍钱财,印堂撞得青紫一片,成了横死之相,再无可解!故事:无事莫要算命卜卦,惹恼卦神薄了命,省下卦金更是大难临头

果然第二天报纸上就消息满天飞,某官员疑似受贿被调查期间,被人砍了十数刀,当场横死身亡,推测同利益有牵连!

此为一件事,还有另一件故事,也是林铁嘴一生当中唯一一次拒收卦金的事儿,来求卦的是个富商的太太,直言想要求子以保家族财产地位,可林铁嘴算出她身上带着孽缘,夫妻俩皆无儿子的命!

富太太吞吞吐吐讲出实话,这些年她为了同丈夫外边的莺莺燕燕争夺,拼了命地生孩子,可第一胎是个畸形女婴,丈夫脸色难看,孩子活了七天就咽了气,富太太想要“断女命”,竟然找人将婴孩的尸身剁碎,撒到荒地上喂食了野狗飞鸟,让“它”不敢再来投胎,下胎就能一举得男。她丈夫也知道此事,竟然默许了。

可第二胎一生出来,仍是个女婴,面容畸形丑陋不说,身上红线脉络纵横,像是斩碎了又拼凑起来破娃娃一般!夫妻俩都被吓坏了,这次不等小婴儿断气,他俩将孩子用布一包,交给了下手之人,如法炮制,手段更加残忍,为的是让这婴灵恐惧不敢再来。

那之后她也没有怀上孩子,如今地位岌岌可危,好在丈夫在外边情人无数,却也没能弄出个私生子来!她跪下求林铁嘴,只要能让她得一子,谢他半数家财也行!

林铁嘴看她半晌,只觉得胸口一阵厌烦,他提起那袋卦金推到她手边,端茶送客,此夫妇的冤孽深重,他一分钱也不肯收她的,为此种人担了天谴才叫冤枉呢。

后来没过多久,这对富贵夫妻遭了大难,万贯家财如同东流之水,夫妻二人住的别墅起了大火,门窗都未上锁,不知为什么竟逃不出来,活活被烧成了焦炭!

打从听了林铁嘴这个半干爹讲的故事,我对于算命求卦之事,敬而远之。福寿财帛皆要修心修德,怎会凭着偷巧凭空得来?再高明的先生也护不了一世的周全,尚不如行善积德,平和度日,来的更加稳妥长远哩!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